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重庆市气象局 > 新闻动态 > 市局动态

“强哥”的首席角色

  发布时间: 2020-07-22 14:46:03  

李强,重庆市气象台的首席预报员,一个五岁孩子的爸爸,稀疏的头发,深深的黑眼圈见证了他11年的预报员之路。

“6.30”这个数字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敏感的日期。“每年的6月30日前后基本上都会有一次强降雨天气过程,这是天气系统的惯性。”李强沉稳的说,今年的“6.30”如约而至,李强也早早做好了应对天气过程的准备。

6月30日12时,一篇题为“6月30日白天到7月2日夜间我市南部地区有强降雨”的重要天气预报(暴雨Ⅲ级预警)材料提前发布,并迅速扩散

“强哥,这次的落区主要是在西部,不知道东部会不会有局地强降雨。”值班预报员刘伯骏问道。

“咱们盯住了,有变化及时响应,又是一个不眠夜啊!”李强笑着说,并分秒必争的看图分析最新资料,与预报员一起协同作战。

7月1日02时,李强发现回波图在往渝东南发展,考虑到酉阳县属于重庆三个暴雨中心之一,他没有犹豫,立即与酉阳联动会商。

“你给酉阳打个电话,看这个趋势他们那边降雨会很大,让他们做好及时预警和服务,四川涪江流域及贵州乌江流域现也已出现强降雨,让相关区县做好洪灾服务,我马上来写材料,算了,我来打,你先去发警报。”带着眼镜的李强看起来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在夜深人静的气象台忙忙碌碌。

“酉阳,你们那边现在雨情如何?”

“现在还不是很大。”“目前看形势,你们那边可能会出现大暴雨,考虑到酉阳已遭受了“6•18”“6•22”区域性暴雨和“6•13”区域性大暴雨,中小流域山洪、泥石流、山体滑坡、城乡内涝等次生灾害气象风险极高,请你们做好应急准备。”

“收到!”接到李强的电话,酉阳县气象局的预报员立刻进入备战状态。

7月1日05时40分,酉阳县气象局发布强对流天气警报消息。

收到气象信息的地灾巡查员田维和一大早便起来按常规巡查自己的责任片区——下沱,那时雨还未下。

当他巡查来到水井湾的时候,发现刘清泽、武庆书屋后有一道长达30米、深约1厘米的新裂缝。经验丰富的田维和顿时警觉,他猜测这里可能会要发生地质滑坡。于是,他立即将情况告知刘清泽、武庆书,要求他们尽快转移避险,并叮嘱武庆书紧密观察屋后开裂的地块。随后,田维和将险情上报乡政府、村组干部。15时许,雨下大起来。武庆书来到自家水池查看地块开裂情况。不久,只听“咔、咔、咔”的声响,离他家不远处的树慢慢往下坠,

“要滑坡了”,他心中闪过这一念头,急促间大喊“滑坡了,快跑!”,边喊边飞快冲向还未转移的老人刘清泽家中,搀扶着蹒跚的老人往外走。

刚转移到安全空旷地带不久,半面山体开始崩塌倾注而下,瞬间冲毁掩埋了刘清泽家房屋,击碎了曾全家一间砖房,聚宝至沿河思渠镇高山村村公路被阻断,垮塌的泥土堆成了2000立方米的小山丘。此时,受威胁居民8户39人全部紧急安全撤离。

后来,酉阳上报灾情服务材料时,同事问“强哥牛啊,你怎么判断的啊。”

他开玩笑说“我瞎蒙的,哈哈哈。”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预报员,李强总是避谈自己的成绩,只是不停地强调职责。他说:“提高天气预报准确率是所有预报员永恒不变的追求,只有当预报正确了,我们心里才会感觉一丝欣慰和慰藉。”

如何提高预报准确率?在李强看来,数值天气预报是现代天气预报的基础,也是提高预报准确率不可或缺的主要技术手段。

数值预报,简单而言就是依据大气运动方程,通过数值计算的方法预测未来一定时段的大气运动状态和天气现象。但数值预报并不是万能的,在实际的预报工作中,预报员需要在数值预报的基础上进行订正,从而提高预报准确率。

2018年以来,李强主持实施《数值预报智能推荐》项目成果已经集成到“天资”智能天气预报系统中。该项目利用ECMWF、GRAPES全球模式以及GRAPES-meso、华东、四川、重庆中尺度模式,开展降水分级实时定量检验评估,按照动态权重系数法进行智能推荐,为预报员更加精准应用数值模式提供了重要支撑。

该系统在2020年的汛期预报服务中大展身手,区域性暴雨过程大都推荐正确率50%以上,切实提升了灾害天气分析研判水平。

“数值预报结果总是存在偏差,怎么发现这种偏差,以及在实际预报中,我们怎么订正这种偏差,这就需要我们预报员的经验,弥补模式的不足”,李强说。

首席预报员的工作繁多而艰巨。分析大量的气象资料、主持天气会商、撰写和审阅各种预报服务材料、接受媒体采访是规定动作,尤其重大天气过程的时候,顾不吃饭也是常事。11年来,李强把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他的生活基本就是“两点一线”。

问起他是否感觉到乏味时,李强说:“不会,我喜欢这个工作,只是预报员做久了,都有一种追求完美的心态。没有谁比我们更希望天气预报能更加精准了,所以每次报得不好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很失落。因为从上到下都等着我们的预报结论,根据预报来采取应急措施,所以压力大啊。”但他也说,每次准确的预报能最大限度减轻灾害损失时,那种莫大的成就感真是比吃了蜜糖还要开心。